意外的看見了這篇新聞,好奇的點了進去..

感想是~人靠衣裝,佛靠金妝,女人靠化妝XD

 

2012-08-10-174704-jpg_095049  

新聞原文:

近來綜藝節目流行的卸妝單元,時常嚇壞不少電視機前的男性,而女性似乎也無法分辨妝前妝後的模樣。最近網路轉載一篇文章「外遇的真相」,作者敘述自己懷疑男友偷吃的調查過程,沒想到明查暗訪後,竟發現那名「小三」就是自己。

妝前妝後兩個人 網傳「外遇的真相」小三竟是自己(圖/翻攝臉書)

這名自稱婉娟的作者,日前到男友馬克家樓下的便利商店購物,不料熟識的店員竟告訴她男友偷吃的噩耗,氣不過的婉娟立刻採取調查,把有嫌疑的人都找來家中打麻將,並一一被派去便利商店給店員辨認是否為小三,結果都不是。

三個月後,某天半夜,婉娟因為腳受傷去便利商店買OK蹦,不久就接到店員的電話:「那個小三出現了,剛買完OK蹦,回馬克家。」婉娟聽到一臉尷尬,沒想到那位小三竟然就是自己。

這篇文章還附上兩張照片,穿著同樣衣服,但肩頸以上卻是不同模樣,一名女子膚質看來黯淡無光,眼睛無神,頭髮扁塌;反觀右邊這位,臉色紅潤,眼睛戴起瞳孔放大片,笑起來微露貝齒,兩者相差甚大。



原文:

外遇的真相

志玲拿起打火機開始點燃香菸,我眼光的焦點卻是落在她手指上的指甲彩繪。

那可不是一般人自己可以做得出來的。

「志玲,妳的指甲做得好漂亮呀」我故作不經意的問。

「對呀,不過,這也要手指漂亮才有用,來,二萬」志玲充滿美感的手指之中,夾著一張麻將牌,優雅的往牌堆裡擺,坐在莎莉下家的瑪姬,笑得嘴巴都合不攏。

「這是今天妳打過最美的一張牌了啦,志玲姐,中洞耶」瑪姬的假睫毛,長得可以在上面放四五根牙籤了,我真的不懂,來我家打個麻將,有需要個個都打扮成這樣嗎?如果不是對我家的馬克有興趣的話,普通打牌不需要這樣濃妝艷抹的吧。

妳要吃呀,等一下唷,不好意思了,我胡了唷」接著瑪姬的話開口的人則是香水濃得方圓五百里內都可以聞得到的小珍。

「怎麼這樣呀,不會過個水喔」瑪姬氣得將牌往裡面一蓋,嬌聲嬌氣的說著。

「馬克,你看你這前同事,今天一晚已經贏多少了,也不懂得過水一下」瑪姬總喜歡向馬克撒嬌,自然,她也是我認為最有嫌疑的一個人。

而一旁的馬克看著電視,只是隨便的應付了一聲,看來他平日工作,的確很忙,對於我們四個女人在家裡打麻將,他也無心招呼。

但是,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嗎……

我叫做婉娟。三十一歲,和男朋友馬克在新竹的園區認識之後,開始交往,今年算下來,已經是第五年了,只不過,這段時間內,我們聚少離多,開始交往之後,我就因為工作的關係,搬到了台北,一個禮拜最多也只能回到新竹這個馬克租的房子裡一次。

這樣的感情,要維持起來總是不容易的。我常常向馬克抱怨,可否換個在台北上班的工作,但是總是被他拒絕了,現在看起來,也許馬克是另有居心……

事情發生在幾個月前

那一天我回到新竹的時候,我在馬克家巷口的便利商店,買了杯咖啡,工讀生店員看著我的時候,眼神裡透露出奇特的光芒。

「小白,幹麻那樣看我,有什麼事情嗎」我一手拿著咖啡,一手拿著零錢問著。

「婉娟姐,妳真的很漂亮,我真的不懂……」小白是個大學男生,這一兩年我常出入馬克家,因此也都算熟了。

「不懂什麼」那瞬間我差點以為小白要對我表白勒……

……婉娟姐我就和妳直說好了上個禮拜,我有看到一個女生從馬克家走出來唷」小白探頭探腦的,像是怕被別人聽到似的。

……真的假的」我一時之間有點嚇到,雖然我有所心理準備,遠距離戀愛總是有風險,但是斷沒料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告知。

「真的……那天很早很早我推測應該是在馬克家過夜,然後就從我們店門口經過……」小白繼續小小聲的說著。

「如果再看到她,你認得她嗎…??」我說。

認得雖然她很醜可是我相信我就是認得……」小白說得誠懇,也讓我腦海中浮現出好幾個嫌疑犯的臉。

志玲,瑪姬,小珍……除了這幾個人之外,其他人都不太可能。基本上,馬克是那種很懶得出門的人,就算是要外遇,也一定是有人送上門來,否則,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當下我就給了小白我的手機號碼,然後部署出我的計畫。

計畫就是,找這三名女人來打麻將,然後分別麻煩她們三位,到這家便利商店來買東西。

志玲買的是骰子。瑪姬買的是飲料。小玲則是買撲克牌……讓小白一一鑑定過之後,小白再打電話來通報我,這樣的話,答案就輕而易舉的浮出水面了。

雖然,我心中已經認定是瑪姬了。

一來瑪姬看起來就是對馬克很有興趣,二來瑪姬也是和馬克的生活上最有交集的人,其他像是志玲已經結婚,小珍也有了要好的男朋友,按照常理來說,可能性還是比較低的。

「馬克,可以幫我拿杯飲料嗎」只不過我的思緒還沒結束,小珍竟然用著嬌嗔的語氣要馬克幫她,一瞬間,小玲的嫌疑度猛地提升了不少。

「馬克,我去上個廁所,可以幫我堆一下牌嗎??」這時志玲不但輕輕的搭了馬克的肩膀,還碰到了他的手。

三個人都有嫌疑!!!!

我看得眼睛都快要冒火了。心裡只希望,趕快打完,我要趕緊接到小白的電話。

幾個小時過去了,終於有人提出了休戰宣言。

「好了不打了,我老公還在等我,我要回去了」志玲的這句話著實讓我鬆了口氣,而在送完了三個人出門口之後,我故作輕鬆的問著馬克。

「馬克呀,他們三個女人,你覺得誰比較美呀

馬克眼睛盯著電視,看也不看我。

「妝都畫得那麼濃,誰知道誰美誰醜呀……」馬克的答案雖然不是我想要聽的,但是聽起來也不賴。

終於,小白的電話來了……

「小白,快說。是骰子,飲料,還是撲克牌……??」我著急的問。
……婉娟姐,都……都不是耶……」小白的聲音有點為難,似乎是對這計畫沒有成功感到無奈。

不是………??這樣代誌就大條了,不是我認識的人,這表示馬克真的跑出去亂搞了……
這件事情就這樣困惑著我,過了三個月。當然,這三個月裡面,我並沒有對馬克表態,畢竟,我並沒有掌握到任何證據,我還是一樣,一個禮拜的週末,來到新竹一次,在馬克家住個兩天後回台北。

而三個月後的這個晚上,我正打算上床睡覺時,一個不小心,竟然踢到了床角,腳趾血流不止。看著睡得正熟的馬克,我不忍叫醒他,於是自己一個人走到了巷口的便利商店,向小白買了OK繃。

回到家門口時,我赫然發現家裡我的手機正響著,我趕緊衝進門接了電話,發現竟然是小白打來的。

「婉娟姐,那個很醜的女人又出現了,他買了OK繃之後,我看見她走進了馬克家……

………要死了,我不過就是卸完妝出門,有差這麼多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寶麻咪的親子生活.旅遊品味

小寶麻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